澳洲翰斯科庄主造访上海,推广酒庄传奇故事

  前不久,有着150年历史的澳大利亚家族精品酒庄翰斯科(Henschke)家族的第五代掌门人Stephen Henschke和他的妻子Prue Henschke来到上海造访客户,向中国消费者推广这家颇具传奇色彩酒庄在传承历史文化、遵循自然、酿造精品等方面动人的故事。

  去年10月24日,ASC精品酒业正式与翰斯科(Henschke)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成为其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经销商。

  

  

  

  

  卓越的酒园,宝贵的财富

  

  在谈到酒庄宝贵的财富时,Stephen 表示,翰斯科(Henschke)作为一家拥有150年历史的澳大利亚家族精品酒庄,无论是葡萄园的规模,还是葡萄酒的产量都不求在数量上做到最大化,而是希望能够将葡萄酒的品质推向更高的水准。对酒庄第五代庄主Stephen Henschke及夫人Prue来说,家族先辈留给他们最宝贵的乃是美好的酒园,而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目标是维护好酒园的土壤状态,传承给已经进入酒庄工作的第六代。

  

  翰斯科(Henschke)这座由家族拥有并管理的精品酒园,坐落在位于南澳大利亚独具特色的巴罗萨地区的伊甸谷,是澳大利亚葡萄酒联盟协会的澳大利亚第一葡萄酒家族成员,其所出产的神恩山葡萄酒更是世界闻名的膜拜酒。

  

  

  

  

  Stephen介绍,翰斯科(Henschke)家族世代历来都生活在乡村,最初的两代人并没有专注在酿酒。在那时,酿葡萄酒,纯粹是因为他们是欧洲后裔的移民,有葡萄园就酿酒,算是一种习惯。在最初的家族历史中,酿造葡萄酒,不少时候是为了用酒来以物易物,比方说换别人家的鸡蛋。直到我父亲那一代,也就是酒庄的第四代传人,Cyril Henschke,翰斯科(Henschke)才真正开始专注酿酒。Stephen的父亲Cyril在澳大利亚葡萄酒历史上是很有贡献的一位,他是真正第一个在南澳巴罗萨地区推崇葡萄酒而不是加强酒的酒庄庄主,而在那个时代(1950年代)南澳大部分酒庄都是主要酿造加强酒的。

  

  如今Stephen和妻子Prue角色十分互补,Stephen是酿酒师,Prue则是种植方面的专家。先辈留下的神恩山和宝石山葡萄园品质出色,他们也在种植、土壤和生态维护、采摘、压榨、酿造等方面保留了家族酒庄传承几代人的坚持与传统。他们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依然不断推出令人惊喜的新技术和作品,并为白葡萄酒的酿造工艺指明了一条家族前辈无从想象的新方向。Stephen说,从我父亲这辈人开始,再到我们,尤其在白葡萄酒的酿造方面有了很大的改进。

  

  

  

  

  过去50年,经历了不可思议的旅程

  

  除了在白葡萄酒领域有了翻天覆地般的改变,用Stephen Henschke话来说:在过去50多年中,以翰斯科(Henschke)家族酒庄为代表整个澳大利亚酿酒行业同样经历了不可思议的过程。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由于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许多来自欧洲,尤其是地中海国家移民涌入澳大利亚。从那个时候开始,餐饮文化变得更为丰富,澳大利亚社会对葡萄酒的需求也开始有了变化。从此前的不太关注,到当时开始对各种不同品种的葡萄酒有了更多需求,并对葡萄酒品质有了更高的市场要求。而翰斯科(Henschke)就是南澳大利亚最早一批开始酿造单一葡萄园出品葡萄酒的酒庄之一,像他们的宝石山系列,1952年便是酿制的第一款年份酒。而宝石山的葡萄园是1912年开始种植葡萄的,在那时有40年的历史。而翰斯科(Henschke)家族另外一片著名的神恩山葡萄园,则从1860年代就开始种植。

  

  Stephen告诉客人,宝石山和神恩山这两个系列的葡萄酒,当年分别以1952年和1958年作为第一个年份酒,而在那时就已经分别使用了40多岁和100多岁老藤的葡萄酿造,如今放眼整个澳大利亚,也是难得一见。

  

  

  

  

  土壤是一切的根本,保护好传承好酒庄

  

  Stephen和妻子Prue已经管理酒庄超过30年时间,如今他们的的两个孩子都已经加入了家族事业,大儿子Johann担任酿酒师,而女儿Justine则负责市场推广的工作。

  

  当说到要为下一代留下什么的时候,Prue特别提到要留下出色的葡萄园的土壤:酒园最重要的就是土壤,怎样让土壤更好地保持活力,保持矿物质养分,我们会使用天然有机的肥料,将有机肥料铺在葡萄藤下,再盖上稻草。这样的好处是既能够抵御天然有害的昆虫,又能保持湿度,还能保持表层土壤的温度来给葡萄藤更好的生长环境。这一切都源自我们认为土壤是最为重要的。

  

  Prue和Stephen是生物动力法种植的坚定支持者,在仔细研究了周边的环境和自然生态圈后,他们发现了更有效的控制疾病、害虫、昆虫以及令保护土壤、令其更加肥沃的方法。数十年来,庄园坚持采用护根、堆肥和用本地植被保持土壤天然湿度和肥力的养护方法,并取得了明显的收益。将生物动力学理念引入葡萄庄园管理,带来了双重的收益:使用堆肥代替化肥,并杜绝除草剂的使用。牛粪、蛋壳以及回收的葡萄渣都可作为堆肥的原料,令土壤变得更加肥沃,而本地的植被更可以吸引益虫,用来对付害虫和防治植株病害。

  

  Pure说:我们一共有100公顷葡萄园,另外还有70公顷的田专门用来做环境保护,不种葡萄,只种植其他的自然生态植被,就是为了起到自然的平衡作用。

  

  在葡萄种植园中,位于宝石山和神恩山的Pure育苗项目也已经进行了30年时间,将通过精心挑选和修剪,从葡萄原枝上剪下嫩芽,并于第二年进行插扦培育,并不断相互的对比研究,从而将良好的属性代代流传下去。

本文由百年泸州老窖30年价格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千杯酒业资讯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澳洲翰斯科庄主造访上海,推广酒庄传奇故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